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00:47: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布洛堰的水一夜间涨了上来。谭买喜去布洛堰牵牛时,水已淹没布洛堰和整个荒洲,以及一条水泥路和一座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出事那天,是7月8日。气象信息显示,7月7日至8日,江西省都昌县普降大到暴雨,24小时内平均降雨量146.9毫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不会使智能手机,生前用着一部100多元的老人机,这部手机最强大的功能是手电筒模式——这方便了他在黑夜里看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个子女在外打工,家里10多亩地由他和老伴两人耕种至今。谭买喜家至今未通自来水,家里打了两口10米深的井,干旱时,人畜共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亲戚好友们甚至找到“大师”打卦。“我们知道是迷信,‘病急乱投医’,有点希望就想什么办法都试试。”谭盛东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家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 耿学清/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伴刘兰花劝他,雨这么大不要去牵牛了,但谭买喜没同意。“借的钱都在牛身上”,他回头拿上一根齐腰的拐棍。老伴事后回忆说,“他可能知道雨大,那边(布洛堰)路不好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莲花村一位村民回忆,以前也经常发洪水,但水势和缓,除了1998年那场大洪水,这里还没来过势头这么猛的洪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放牛的地方叫布洛堰。8日早上6点,他起床后去看过一次牛,牛在堰上吃草。那时雨很小,“没打伞去的”。早上8点多,雨越来越大了。他喝下一碗稀饭,套上雨衣、靴子,准备把牛牵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只是湖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,普通到5个子女一时想不出父亲和其他村民有什么不一样:年复一年从土里刨食,种地、放牛。